非洲荒野坠机生还记

   文文资料网   2021-05-04 00:00:00

  肯尼亚是野生动物的天堂。全世界每年有近千名动物爱好者和专家,在这片土地上工作。英国人格雷格在这里专门从事保护非洲野狗的工作。他野外经验丰富,还会驾驶飞机。
  2009年6月的一个清晨,格雷格接到肯尼亚国家公园打来的求助电话。一头犀牛远离队伍失踪了,由于犀牛没有寻找水源的能力,一旦迷路,就会在荒漠中死亡。国家公园决定用轻型飞机进行搜索,不巧的是,飞机驾驶员诺曼在一天前请假离开了,于是想请格雷格帮忙。
  格雷格立即驱车赶到国家公园。他登上飞机,熟练地升空。根据飞机上的电子搜索系统,他找到了失踪犀牛所在的大概范围。
  半小时后,格雷格出现在112公里之外的一片不毛之地,电子搜寻仪上显示的犀牛信号也越来越强烈。格雷格慢慢地降低高度,可就在这时,飞机突然剧烈起伏颠簸,他意识到遭遇了气流。让格雷格感到恐惧的是,左侧的发动机在被气流袭击后,不再有运转的声音。格雷格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他知道,单凭另一个发动机,是无法承受住飞机的重量的。他带着侥幸的心理拉高操纵杆,但没有任何效果。强大的气流使飞机失去了控制,飞机呈螺旋状向地面迅速下坠……
  格雷格大脑一片空白,他绝望地想:难道我要葬身于这片土地
  格雷格醒来的时候,发现飞机的驾驶舱被巨大的惯性撞得面目全非。他躺在驾驶舱的出口处,距离地面有不到一米的距离。格雷格尝试着动了下身体,然而,双腿不听使唤。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格雷格意识到,他的盆骨和双腿一定骨折了。
  让格雷格更恐惧的是,飞机的输油管道在撞击中断裂了,在他的侧上方,输油管正一滴一滴向下流淌着刺鼻的汽油。这意味着,等到中午时分,当肯尼亚常见的五十多摄氏度的高温到来时,被曝晒的金属机身温度会不断升高,极有可能引起飞机残骸爆炸。
  必须离开这里!格雷格挣扎着用双臂抓住舱门,用力把自己整个身体"拔"出来,然后摔在地上。疼痛和眩晕让格雷格满身是汗。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,发现在不远处,有一棵荆棘树。他用双手支撑着自己,背向荆棘树,一点点地挪动着身体,半个小时后,格雷格的背终于靠住了那棵荆棘树。
  粗长的荆棘深深地扎进格雷格的皮肤里,可这正是他想要的,为了防止再次昏迷,他需要一个刺痛自己的"利器"。喘息了几声,格雷格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,他的嘴里有些发腥,这意味着内脏受到剧烈冲击,出现了伤口。同时,骨折引起双脚肿胀,让原本宽大的靴子变得紧缩,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向着双脚流去。如果不把靴子脱下来,会造成血液流通不畅,肌肉很可能会坏死。
  格雷格从荆棘树上折下一根树枝,利用枝上的荆棘慢慢地挑动着靴子上的鞋带。一个五岁孩子都能轻松完成的动作,此时成了格雷格的磨难,他整整用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,才费力地把鞋带挑开。接着,他用树枝对准靴帮,双手用力向下推去。随即,他因疼痛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叫声。格雷格没有放弃,他咬牙重复了几次这样的动作,终于成功脱掉了靴子!
  格雷格想起飞机驾驶舱内的无线通讯器,刚才因为担心飞机爆炸,他急忙离开了,也许那是获救的唯一希望。
  格雷格将荆棘枝用鞋带绑在腿上支撑着,艰难地调整了下方向,向着飞机的残骸,一点点地挪动着。
  格雷格千辛万苦重新爬回驾驶舱,伸手去拿无线通讯器,飞机残骸的高温却把他的手都烫伤了。他绝望地发现,无线通讯器由于受到撞击,只能发出嘈杂的"滋滋"声,根本无法联系外界。这时,格雷格已经在荒野上度过了近五个小时,强烈的阳光晒得他头昏脑胀,体内的水分也随着温度的升高在快速流失。
  下午,格雷格趴在飞机残骸下有阴影的地方,不断地用舌头舔嘴唇,希望能变得好过一些。经过漫长的等待,烈日终于变得温顺,夜晚缓缓到来。可格雷格一想到成群结队出动的野狗,又一次陷入到绝望中。他从腿上抽出荆棘枝紧紧地握着,不敢合眼。
  拂晓前,格雷格突然听到身后细碎的脚步,这种脚步声他无比熟悉。这是一只落单的野狗,相比于群居的野狗,这种流浪者更加凶残。
  格雷格一动不动,竖起耳朵仔细聆听野狗脚步声的变化。这个狡猾的家伙在走到他身后十几米处,狐疑地停了下来。猛然,格雷格听到了风声,他知道,是野狗扑过来作最后的试探。格雷格用尽全身力气挥舞着手里的树枝,猛地敲打在飞机的残骸上!
  这一招奏效了,"当当"的巨响让野狗不敢继续留恋,掉头走了。当一轮红日喷薄着从地平线升起的时候,格雷格似乎看到了希望。
  肯尼亚国家公园每个人的心头,都压上了一块巨石。当格雷格驾驶飞机离开后,当日中午,工作人员就跟格雷格联系过。往常,飞行搜寻一般都能在三小时内结束,可是这次,格雷格却彻底地失去了联系。
  为了搜救格雷格,国家公园派出五辆汽车进行拉网式搜索,但是直到天黑也没有发现格雷格的下落。飞机驾驶员诺曼也赶了回来,进行飞行搜索。
  此时,格雷格的情况糟糕到了极点。长时间的煎熬让他几乎失去知觉,嗓子干得冒火,口腔里的铁锈味道也越来越浓烈,表明内脏器官出血更加严重,可是他坚持着不让自己睡过去。正在挺不住的时候,格雷格眼前一亮,看到身边有一小片玻璃,上面有未蒸发完的露水。他小心翼翼捧起玻璃,贪婪地舔着露水,渐渐地,唾液开始分泌,让格雷格感觉好了许多。
  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,诺曼驾着飞机搜索了小半个国家公园,向着戈壁方向飞去。飞机马达的声音惊动了格雷格,他知道,要想让飞机上的人发现自己,他必须要做点什么。格雷格操起一个飞机上掉落的银白色金属棒,在空中不断地挥舞着。他觉得自己的肩膀酸沉得像要掉落,可是,他咬着牙,告诉自己必须坚持下去!
  诺曼发现了地面上的闪光,向伙伴们报告了格雷格所在的方位。一小时后,工作人员驱车赶到失事点。朦胧中,格雷格听到人的脚步声,他知道自己得救了,全身一软,昏了过去。
  格雷格在荒野度过了一生中最漫长的27个小时,他随即被送往医院。医生诊断他全身七处骨折,内脏出血点很多,能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生存下来简直是个奇迹。经历了数次手术后,格雷格的双腿终于慢慢地复原了。格雷格说,感谢自己,出事后没有放弃,"我不断安慰自己,告诉自己还有希望,终于等到了求援机会"。
  现在,恢复健康的格雷格还在非洲工作,继续保护非洲野狗。
  (摘自《爱情婚姻家庭》2010年2-4期图:刘非)


非洲荒野坠机生还



  • 微信
  • QQ好友
  • QQ空间
  • 新浪微博

系统推荐

她们是农村版海归

在每一个城市,你都可以看见她们的身影。   她们可能在工厂的流水线边,也有可能会在超市、饭馆、美容店 ...

难吃的食物更有营养

粗粮扎嘴、柠檬发酸、大蒜太冲、苦瓜太苦……很多食物的难吃口感常常让人望而却步,但它们却是被营养学家推 ...

日本大学生:来到中国才知道误读了中国

抱着"这一代年轻人有责任了解实情"的信念,一群日本大学生进入战争历史和当代社会,在历史容颜和现实面目 ...

用能人而非成为能人

约翰亚当斯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二任总统,为美国的独立立下过汗马功劳。   在亚当斯接替华盛顿就任总统时, ...

红薯种出大产业

一个年薪20万元的公司副总经理,却在事业最顺利的时候带着妻子回到家乡种红薯。他是不是"疯"了最后的结 ...

“新兵”跑两会

报道两会,每个记者都有不同的采访视角和关注重点,如何让自己的报道在众多新闻中脱颖而出,准备环节无疑是 ...

两会记者的“履职素描”

北京三月,春寒料峭,可是两会舞台热度急升――"跑两会"不止是代表委员的事,记者也是在履职。今年代表委 ...

你们是我们最大的财富

亲爱的读者朋友:   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。从第1期到第300期,《党员文摘》很荣幸地伴随着你们走过了 ...

情暖凉山

记者的天职是永远在路上,永远在行动,永远在第一现场,永远在需要的人们身边,永远在推动社会文明与进步, ...

甘愿浪费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

1996年,还在美国留学的杨澜第一次采访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博士。   基辛格博士是美国当代著名外交 ...

我思故我在

主持人的话:2010年全国两会已经落下帷幕,两会报道也告一段落。今年的两会民主政治气氛浓厚,从温家宝 ...

一个人促成一部法律

妻子食物中毒引发的调查   1998年的一天,姜德明下班回家,碰上妻子出现腹痛、恶心等症状。他急忙把 ...

移动阅读调查

利用手机或专用手持阅读器等"掌媒",阅读手机报、资讯、小说、杂志并观看影视、动漫等,可称为移动阅读。 ...

[高峰观察] 媒介仿真时代的爱情快餐

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开始越来越多地依赖媒介,越来越多地沉浸在媒介产生的仿真的"超真实"的快感中。 ...

不良广告屡管屡滥表象背后

我国《广告法》在1995年2月1日开始实施,但是违法广告频频出现,基本没有得到严厉的处罚,这部法律多 ...

广告媒介公信力从何而来

近几年来,各种媒介都不同程度地出现过不良广告,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广告作品中,有的挤眉弄眼、搔首弄姿,有 ...

报格.人格.社会良知

这些年来,随着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,报界出现了不少怪东西,反映到版面上就是种种明显的歪风。《中国记者》 ...

传媒视点

传统媒体,请警惕微博      房地产界的明星商人任志强发了一条微博说:"媒体、网站都来邀请采访和做 ...

传媒视点

批评政府成为难题。多是因为媒体怯懦      创造条件让民众批评监督政府,是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项 ...

品牌创建中的广告与公关

在我们生活的周围充斥着大大小小无数个品牌,既有妇孺皆知的国际知名品牌,如可口可乐、微软、诺基亚等,也 ...


版权所有:文文资料网 www.115baike.com

免责声明:本网站资源、信息来源于网络,完全免费共享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,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通知我们删除信息。

      浙ICP备19022627号-15

返回顶部